明末时期,国库亏空 ,崇祯为何宁可哀求大臣也不愿抄家?

描述:崇祯为什么宁可哀求大臣和亲戚,直到自尽了也没有抄他们的家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,给大家一个参考。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,抄家和搜书包等于两败俱伤的杀招,除非证据确凿,账本什么都拿到了,不然结局很难看。如果没有铁

发布时间:2022-07-15 02:01:28

  崇祯为什么宁可哀求大臣和亲戚,直到自尽了也没有抄他们的家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,给大家一个参考。

  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,抄家和搜书包等于两败俱伤的杀招,除非证据确凿,账本什么都拿到了,不然结局很难看。如果没有铁证证明这些大臣贪污,那么抄家就抄不到任何东西。说难听点抄家也不是崇祯亲自上,肯定是派人去查的。

  既然是派人,就可以做点猫腻,从中斡旋。比如带人抄家的官员回来,禀报没搜出什么钱财。但不久之后这官员在京城就多了一套大宅子,里面有一屋子的金银珠宝。

  很多人都觉得,权臣不就一个生命体吗?一剑砍过去他就死了。对啊,权臣奸臣都是人,随便一把利刃都能让他们流血。可权臣就一个人?他没家人、朋友、学生、亲信?

  唇亡齿寒,一衣带水。

  今天倒了李大人,明天王大人就要倒霉。如果一个尚书家里抄出十万白银,那么什么都别说了,六部尚书各个家里都会有十万白银藏着,不存在几人清廉几人贪污这种奇迹。要么不贪,要么一块贪。

  想保住万贯家财,就得联合起来欺骗皇帝,就像清朝的道光皇帝,就是典型。如果皇帝过分了,就弄死他的子嗣(崇祯的一个儿子,因此而死),胁迫他禅让皇位。

  一句话,尾大不掉,内部已经完全腐烂了,只能连根拔起或者重新再来。

  可历史不会给那时的明朝重来的机会。

  明末三案(梃击案、红丸案、移宫案)大家都很熟悉,但在三案之前还有三案(劫杠案、妖书案、伪楚王案)。

  劫杠案、妖书案、伪楚王案三案,合称楚宗之乱,恰好这三件事情,都发生在明神宗万历皇帝在位之时。

  明朝中后期,明朝诸位藩王中有四富藩之称,指的就是成都蜀王、西安秦王、开封周王、武昌楚王四位大明最有钱藩王。

  京师留守后卫百户王守仁曾给万历皇帝上书,希望将寄存在楚王府的家产全部捐赠给朝廷。

  王守仁是明朝开国功臣定远侯王弼的后人,王弼有个女儿,嫁给了楚王当楚王妃,所以王守仁和楚王是八竿子外的亲戚,这是前提。

  王守仁给万历上折,奏折中的意思就是自己的先祖王弼死后,他的几个儿子都还年幼,被身为姐姐的楚王妃用心抚养。而虽然王弼被朱元璋处死,但他毕竟是开国功臣,朱元璋手底下的一员猛将,所以留下了很多金银财宝和田地。这些财物都暂时寄存在楚王名下,现在他希望拿回这些先祖的遗产。

  根据王守仁所言,这些财物光黄金便有六万八千两,白银两百五十万两,庄田八十六处,至于珠宝之类的贵重物品,则不可计数。而且最重要的是从永乐年以来,所有的佃租都是楚王府代收,且一分钱都没给他们这些后人的。

  根据他的计算,这些总和起来,一共折合为一千三百万两白银。

  王守仁觉得这些财物太多了,自己消受不起,想全部捐给万历,充当修建三大殿的资金。(三大殿——太和殿、中和殿、保和殿。自紫禁城建成以来,三殿多次遭遇大火,修缮三殿,花费了明朝大量的钱财)

  王守仁这奏折纯粹是胡说八道,但万历那时真的很需要钱。有枣没枣,打他一杆。

  万历一听这话,开心的很,毕竟一千多万的白银不拿白不拿。于是他下令派人,联合湖北当地的官府,以及楚王府联合调查此事,看看这一千多万两白银到底能不能悉数捐给朝廷。

  可是当楚王朱华奎知道此事后,立即大声喊冤,宣称王弼当年涉及蓝玉案,家产早就被查抄了。而且开国之初百废待兴,太祖怎么可能赐予王弼无数珠宝。而且楚王府这一两百年来,多次遭遇大火,每次重修楚王府都花费了大量钱财。

  就算楚王府被称作四大富藩,全部家产也不可能有一千多万。朱华奎宣称此时楚王府库内,只有十八万两白银,这是楚王府全部的资产。甚至朱华奎放下狠话,如果朝廷不信,他愿意举家搬出楚王府,任由朝廷拆掉王府,掘地三尺也无妨,只要查出多余的,愿意以欺君之罪论处。

  当然了,楚王这话也是胡说八道,明朝初年百废待兴是对的。但元朝皇宫里的钱都被元顺帝带走了?朱元璋的军队不发军饷?朱元璋不赏赐有功之臣?

  万历不可能坐视到手的白银飞了,楚王也不可能无缘无故交出一千多万两白银,那么只能派人去查了,请楚王家眷,暂居别处,开始搜查楚王府。

  后续调查显示,楚王朱华奎所说无误,的的确确全部资产只有十八万两白银了。

  既然楚王府官吏、武昌当地官吏、万历派的人,三方都认定钱财只有十八万,那么说谎的就是王守仁了。

  但楚王府真的没钱吗?

  公元1643年,张献忠率领军队攻打武昌,熟知楚王坐享万贯家产,富可敌国的武昌官员,全体跪于楚王府,恳求楚王朱华奎捐献部分家产,以抵御叛军。但朱华奎指着一把外层裹金的椅子说,这是太祖皇帝御赐的椅子,我只剩下这点破东西了,你们把椅子搬走变卖,充当军费吧。

  一副已经破产了,没钱了的气势。

  可惜城破之后,张献忠从楚王府中,清理出数百车黄金白银,具体金额即便到现在,也没一个定数。近年来找到的张献忠沉江的金银,说不定其中就有楚王府的。

  大明楚王一脉,随后在叛军的胁迫下,被迫全族跳入长江,不愿意主动跳的都被扔下去了。首当其冲的就是楚王朱华奎,第一个被扔入长江。

  楚王一脉全族,除一年轻后生抓住一块浮板,顺流而下三十里,总算爬上岸逃过一劫以外,楚王一脉全族喂鱼。

  就和历史上发生过好几次的长江鱼腹有人指一样,武昌百姓在此之后,有段时间没吃长江的鱼了。

  万历年间十八万,武昌城破之日却有数百车金银财宝。要是朱华奎能靠十八万本金,赚取如此庞大的财富,那他不做生意可惜了。

  事实就是身为四大富藩之一的楚王,本就是万贯家财,家中金银如山。就算王府多次失火,以及王府内部争权夺势,导致损失惨重,但这些花费对于富裕的楚王来说,不过是一根牛毛。

  就算当初让朱华奎交出一千多万白银,他也有钱,可为什么他要给皇帝上缴一千多万白银呢。

  朱华奎可是愿意全家搬出王府,不加干涉的任由朝廷搜查,可查出来的结果就是楚王府只有十八万两白银。

  崇祯时期的百官,可没这个胆魄,敢如此放心大胆的任由朝廷派人搜查。

  这些大臣在大顺李自成时期,被李自成搜出万贯家产。可怎么在崇祯时期,就家家破产、户户没钱呢?

  难不成天下的钱财都会隐身术?

  说来说去,还是人心变了,皇帝不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了,大臣也不是忠心大明的大臣了。

  他们只忠诚于自己的家产,谁当皇帝不重要。可惜他们没想到,几千年来只杀前朝皇族,不杀前朝大臣的惯例,怎么就在大顺和大清这行不通了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