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冀:东汉外戚中最飞扬跋扈的,执掌朝政达二十余年

描述:梁冀,字伯卓,安定郡乌氏县人,东汉时期外戚、奸臣,大将军梁商之子,两妹梁妠、梁女莹为顺帝、桓帝皇后。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。众所周知,东汉时期外戚干政现象极为严重,而在这些外戚之中,权柄最重且最为飞扬跋扈的,便要当属

发布时间:2023-01-22 06:06:25

  梁冀,字伯卓,安定郡乌氏县人,东汉时期外戚、奸臣,大将军梁商之子,两妹梁妠、梁女莹为顺帝、桓帝皇后。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。

  众所周知,东汉时期外戚干政现象极为严重,而在这些外戚之中,权柄最重且最为飞扬跋扈的,便要当属梁冀了。梁冀本就出身外戚世家,后因姐妹在汉顺帝时期入宫,开始步入仕途,历经汉顺帝、汉冲帝、汉质帝三朝,在汉桓帝初期权力达到巅峰,前后执掌朝政达二十余年。

image.png

  梁冀出身外戚世家,凭外戚身份入朝为官

  梁冀出身外戚世家,其姑奶梁氏(梁冀父亲的姑姑)为汉章帝刘炟的贵人,去世后被其子汉和帝尊为恭怀皇后,由于这层关系,梁冀的父亲梁商因外戚身份被拜为郎中。汉顺帝时,梁商的妹妹和女儿皆进入宫中成为嫔妃,其中女儿梁妠被册立为皇后,妹妹被立为贵人。

  汉顺帝早年间曾被阎皇后和宦官废掉太子之位,后因中黄门孙程、王康等十九位宦官发动宫变才重新登上皇位,因此对于宦官和外戚极为宠信,梁商因此在阳嘉四年(135年)时被任命为了大将军。

  不过,梁商知道自己才疏学浅,乃是因为外戚身份,才得以担任大将军,因此为人处世谦恭温和、虚心荐贤,并严格管束家人和亲戚,不许他们凭借权势为非作歹,因而在朝中的声望着实不错。

image.png

  相较于父亲而言,其子梁冀不仅学识浅薄,而且凭借着皇亲国戚的身份游手好闲、蛮横放肆。不过,凭借着外戚的身份,以及自幼和宦官交好,梁冀先后担任黄门侍郎、侍中、虎贲中郎将、越骑校尉、步兵校尉、执金吾等职。

  永和元年(136年),梁冀担任河南尹,在任期间残暴放纵,多有不法之事,其父亲梁商的亲信宾客雒阳县令吕放实在看不过去,便将梁冀的所作所为告知了其父,结果梁冀被梁商一顿训斥。结果,怀恨在心的梁冀,竟然当即派人在路上刺杀了吕放,然后又嫁祸给吕放的仇家,并因此诛杀了吕放仇家的整个宗族和一百多个宾客。

  永和六年(141年),梁冀之父梁商病逝,还没等其下葬,梁冀便被汉顺帝升任大将军。随着身份地位的提升,再加上失去了父亲的束缚,梁冀自此之后开始变得更加肆无忌惮。

  毒杀质帝迎立桓帝,梁冀愈发权势滔天

  汉安二年八月初六日(144年9月20日),年仅三十岁的汉顺帝驾崩,汉冲帝刘炳继承皇位,由于刘炳年仅两岁,尚在襁褓之中,于是只能让太后梁妠代为处理朝政,遂诏命梁冀和太傅赵峻、太尉李固总领尚书事务,梁冀虽然没有接受,但却愈加奢侈残暴。

image.png

  汉冲帝即位后不久便身患重病,梁冀于是征召汉章帝刘炟玄孙、渤海孝王刘鸿之子刘缵入京,准备继承皇位。永憙元年正月初六日(145年2月15日),汉冲帝驾崩,年仅八岁的刘缵继承皇位,梁妠则继续以皇太后身份临朝摄政,朝政大权则掌握在梁冀手中。

  由于梁冀主持朝政期间专横跋扈,不仅引起了太尉李固等士族官僚的不满,就连尚且年幼的汉质帝也看其极不顺眼,甚至在朝会上当众称其“跋扈将军”。梁冀眼见皇帝聪慧早熟,担心其长大后更加难以支配,于是在本初元年(146年)闰六月,命人将汉质帝毒死。

  汉质帝死后,梁冀想要拥立更为年幼的蠡吾侯刘志为帝,但李固、胡广、赵戒等大臣则认为应该拥立何清王刘蒜,在曹腾的劝说之下,梁冀先通过梁妠罢免了太尉李固,剥夺了他的议政权,然后拥立刘志为帝,是为汉桓帝。

  虽然刘志已经继承皇位,但却仍有不少人想要继续拥立刘蒜做天子,梁冀为了免除后患,最终将李固害死狱中,而拥立刘蒜的刘文与刘鲔亦被杀,刘蒜则被流放桂阳,后自尽而死。

image.png

  建和元年(147年),梁冀因为帮助汉桓帝稳定皇位的功劳,得以加封食邑一万三千户,并增加大将军府推荐优异者和保荐茂才的名额,梁冀自此后得以全面执掌朝政,朝中遍布党羽。

  飞扬跋扈无恶不作,最终还是难逃清算

  汉桓帝在位早期,梁冀的权势地位达到巅峰,这使得梁冀更加的飞扬跋扈,掌权期间奢侈无度、排除异己、巧取豪夺,简直可以说是无恶不作,而其贪污的钱财,甚至比后世的巨贪和珅还要多。

  首先是迎娶后妃。梁商的父亲曾献给汉顺帝一个美女,名叫友通期,后因触怒汉顺帝被废出宫,又返回了梁商那里,梁商不敢收留,只得将她嫁了。然而,由于恰好梁商去世,梁冀便又派人将友通期给抢了回来,而且急不可耐的在守孝期间,便和友通期同居了。梁冀的妻子孙寿得知后,便派人将友通期带回家中,剪去头发、划破脸皮、痛加笞打,梁冀无奈之下只得向丈母娘低头认错,这才作罢。

image.png

  其次是奢侈无度。梁冀掌权期间极尽享受,不仅兴建豪宅、开辟林苑,甚至在修建时公然僭越,俨然皇家园林。林苑西至弘农,东面以荥阳为界,南面直通鲁阳,北面到达黄河、淇河,其中有深山,也有丘陵和荒野,林苑所包围的区域,方圆将近千里。

  在惜墨如金的《后汉书》中,便用了多达两百余字描写梁府的奢华,说是梁冀府中亭台楼榭的装饰竭尽奢华,上有桥梁沟通,下有暗道连接,光是人工堆起来的假山就有九坐,府中奴婢不下三千人,而且还蓄养了各种珍奇异兽无数,甚至包括汗血宝马。

  最后是巧取豪夺。梁冀官居大将军,先后获封食邑三万户,按理来说也算是高收入了,但由于其平日开销太大,这点钱哪里够花,于是他便用尽各种手段赚钱,甚至不顾身份的公然巧取豪夺。梁冀麾下有一批人,专门收集整理全国富人资料,然后给这些人安上各种罪名,将他们抓到监狱严刑拷打,然后让他们出钱赎罪,如果给的少便会被处死或流放。

  根据《后汉书》的记载,当时扶风县有个富豪名叫孙奋,梁冀便用一辆马车作为抵押,要求从孙奋那里贷款五千万,但孙奋却只借了三千万,梁冀于是命人告发孙奋母亲偷盗,然后命人将孙奋的兄弟全部打死在了狱中,然后将他们的一亿七千多万财产全部没收。

image.png

  梁冀执掌朝政二十余年,全家先后有九人封侯,三人做了皇后,六人做了贵人,出了两个大将军,夫人、女儿中有七人享有食邑,三人娶了公主,其他官至卿、将、尹、校的多达五十七人,梁家当时可谓权势滔天。

  不过,由于梁冀长期独掌朝政,大权旁落的汉桓帝对此早已不满,最终借着“邓猛女事件”,派兵包围梁冀府邸,收缴了其大将军印绶,梁冀与妻子孙寿被迫自尽,汉桓帝随后又对梁冀的亲族和党羽展开清算,仅是受牵连而死的公卿、列校、刺史及俸禄为二千石的官员便多达数十人,被罢免官职的则多达数百人。

  事后,朝廷没收了梁冀的全部财产,经过变卖后共获三十多亿,而正是由于这笔收入,汉桓帝大喜之下,当即下令减免了天下百姓一半的赋税。